【原创/百合】如海孤独 01

丧气故事
尽量努力写完
想挑战一下原创
写得不好还希望多多包含
日常求评论

01

一夜有多长?
这个问题主要取决于是谁来度量。
是高三学生翻页的一瞬间,是缠绵爱人的一呼一吸,是工地工人的第三支烟,是夜店的音潮澎湃,是玻璃楼宇的寂寂无声。
俞夜的夜晚似乎没有尽头。
这名字像是宿命一般,扼住了她每一个难眠的夜晚。
她也不是总是在夜晚失眠。在火锅店打工端盘子洗盘子的那段时间,她几乎只需要一个支点就能靠着睡着,疯狂的体力劳动使得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维持工作时间外的清醒。尽管那是她睡得最沉的一段时间,但她依然拒绝回到那种生活中去,那种剥离了思想力只剩下肌肉在运作的机械生活。
她躺在两平米的单人床上,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上的霉点。她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深海里,浪花拍打着她的身体,将她卷进又一个黑暗。
“唰——”,第六十四辆车从窗外经过,窗玻璃连带着窗框上挂着的十字架,都轻声震动。

上帝永远俯视着你。

这是俞夜的奶奶告诉她的,而这为被上帝俯视着的小老太太,在某个露水极重的早上,拖着买菜的两轮小拉车,化作了卡车底下的一滩血。
脖子上的十字架浸在血液里,在缝隙里凝下永恒的血污。
她还记得那天是高三零模的第一天,早上九点考语文,作文题目要她探讨命运。
她捏着两块钱一支的签字笔,任由笔尖长久地停在了格子里,直到晕开一片黑色的墨点。那个时候她还一无所知,她对命运清醒而又倔强。
她写:
“命运二字实则应写为无常。”
“倘若人能预先知晓命运,必将丧失生存的欲望——不仅是因为已知结局,更是因为它难以承受。”
“可无论命运之轮有多沉重,在其碾压之下的众人,终将缓步前行。”
也不知道是她在书写命运还是命运在书写她,合上笔盖的瞬间,命运就给她画上了又一个破折号。

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了一下,屏幕随之亮起来——一条微信消息。
“来帮人挡酒。”
俞夜看过之后随手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坐起来从一堆T恤里挑出一件看得过去的套上,揉一揉一脑袋的乱毛,随手扎个马尾,套上裤子。钥匙手机拿上,就出门了。
给她发消息的,是一街之隔的夜店罗老板。俞夜起初只是在他那里打零工,被无意中发现了喝酒的绝佳天赋,从此成为了陪喝达人。
她没太在意“帮人挡酒”这个措辞,权当是老板的熟人要被喝垮了。虽然一般叫她只是为了忽悠酒鬼们一瓶接着一瓶地点,什么酒利润高就忽悠着点什么。
夜店的构造她轻车熟路,兜兜转转就找到了肖老板。肖老板胖手一指,就把她的目光送到了一位女士身上,“去帮她喝点儿”。
俞夜向来做事不拖泥带水,径直走过去,胳膊从上面伸下来,三根手指拎起酒杯一仰而尽。
那位转过来望向俞夜,脸上带着一片不胜酒力的绯红,目光却是水灵的,像一池琼浆玉液。
“你们要喝可以跟我喝。”
俞夜极为从容自若地走进他们当中坐下,三根手指拎起一杯酒和对面那些酒鬼虚虚一碰,嘴唇一抿喉头一动,又是一杯。
她有时候非常搞不懂这些满脸满肠油花的人,为什么要喝得烂醉,在酒精里面寻找自我膨胀的快乐,同时还接着酒精的作用占便宜——她已经不动声色地替边上这位“不胜酒力女士”挡住好几只蠢蠢欲动的肥胖的手了。

“我跟你说当年我……”
俞夜根本不在意这些人在吹嘘些什么,也不需要像陪酒小姐那样笑脸相迎,她需要做的只是替别人喝几杯酒,做一个醉鬼口中的“爽快人”。她挺无所谓的,需要笑一笑的时候就随意笑一笑,不想笑也可以不笑,没有什么问题是“走一杯”解决不了的。倒是旁边的正主显得极为不好意思,一面勉力在醉意中迎合着,一面悄悄拉一拉俞夜的衣角示意她少喝一点。
俞夜没有理会这种善意,只是轻轻覆住了拉着自己衣角的手,欠过半个肩将她挡在了又一波不怀好意之后。

等到散了的时候大约已经是凌晨三点。老板心满意足地看着账单,报了个数,当着俞夜的面转进了她的账户里。俞夜点点头,剥了颗薄荷圈圈糖含在嘴里。
“她是我初中时候的初恋,她都不知道我。可是你看,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一眼就把她给认出来了。”
“那你刚才怎么不自己去?”
“我儿子都三岁了。”
“她叫什么?”
“肖文晞。”
老板用食指沾了点水,把名字写在了吧台上,一笔一划写得极为端正,这三个字曾经爬满了他的课本和草稿纸。

聊了几句,才觉得酒有些上头,俞夜想去外面吹吹风,透口气。
十月的夜已经有些微凉,风一吹脑子就清醒了起来。俞夜插着兜,站在酒吧的门口,任由凉风吹散额前的碎发,顺着细软卷曲的头发流到身后去。
肺里浊气总算换成了新鲜的。
晃晃悠悠沿着小巷往回走,俞夜知道酒精的力量可以让她回去倒头就睡,她不得不承认酒精的作用。
巷子越走越深,路灯也越来越昏暗稀疏,长长的影子拖在地上,映出一片歪斜瘦削的黑。在居民区里兜兜转转却始终绕着那间属于自己的出租屋,即使意识被酒精浸泡,她也下意识地不愿意回到那个地方,她甚至都不想把它称之为家。
俞夜不得不承认,自己变得越来越像自己的母亲了,尽管自己是那样的厌恶她。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街巷里早起摆摊炸油条的阿姨看见她问她要不要来份早饭,她这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她最终还是拎着新鲜热乎的油条回到了那贴满小广告的筒子楼里,打开房门将油条扔在桌上,一头扎进了被窝里。
远方的天际线上,透出了第一丝的光亮。
太阳要升起来了,她终于可以睡了。

评论
热度 ( 7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