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海沙雕童话2.0

突如其来的更新
果然童话写起来就是比较快一点

【可能有奖但还没想好奖啥的竞猜】
影影的尾巴为什么摸不得?

这个问题希望大嘎集思广益,拓展思路

✧*。٩(ˊωˋ*)و✧*。热烈感谢我云 @云归未归 对本文的大力提梗




05
“你给我点儿木头呗。”
影影看着大顶呼哧带喘地将他的“和平号”翻过来,上上下下鼓捣了一圈,最后冒出来说了这样一句话。

“那到时候你欠的得还。”
太阳渐渐西斜,影影便从水里出来,坐在礁石上用尾巴甩水花玩。

“你咋这么抠门儿呢?不就借点木头嘛。”大顶咂咂嘴,算了算要多少木料修船,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又将前两节弯起来,“不多,半棵树就行。”

“我的小岛一共就两棵树,你砍了一棵就只剩一棵了。”影影甩水花的尾巴渐渐停下来,滴落地垂着,“那棵树会孤独的。”

“树哪有什么孤独不孤独的……”大顶咂咂嘴,从船里扔出一包干粮来。

“那我还要吃椰子呢。你把树砍了我就没椰子吃了。”影影眨巴眨巴眼,看着他。

“这不还有一棵嘛。”大顶又从船里扔出一把鱼叉和几根长铁签来。

“你在弄什么啊。”影影游过来趴在沙滩上。

“鱼叉,一会儿叉两条鱼烤着吃。”

大顶忙着鼓捣手里的东西,没注意到旁边没了声儿。再回头的时候,发现影影眼里正闪着泪花看着他。

“咋咋咋……咋了这就?”大顶忙不迭地把鱼叉扔地上,用裤子擦了擦手一路小跑着过去。

“你不准吃鱼!”影影一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

“我一渔夫不吃鱼吃啥嘛。”

“反正……反正你不能当着我的面吃!我也是鱼,你不能当着我的面吃鱼!”

“你是美人鱼,姐姐。”

“我不管。”影影的泪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掉,落到沙里海里就变成了珍珠。大顶却只顾看着影影满脸的泪花,忍不住想伸手给她擦,却又担心自己一手的黑会抹脏了她的脸。

“那……要不我就吃干粮?”

“嗯。”影影点点头,自己擦擦眼泪,从水里捧出一小把珍珠来,送到大顶面前,“送你了,我刚哭的。”

大顶捏起一颗在阳光下看了看,他觉得他可能发现了发家致富新途径。



06
“新鲜的椰子用砍刀削开一个盖儿,泡入压缩干粮,用勺子搅拌,将其食用完毕后,刮下椰肉食用。”
“大顶美食教学到此结束,谢谢收看,我们明天再会。”

影影听完表示受益匪浅并热烈鼓掌。

夕阳将远方的海平面染得通红,海浪间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影影和大顶并排坐在礁石上,分享着最后一个椰子。晚霞将影影的脸映地红扑扑的,她小口地喝着椰子汁,半截尾巴晃动着甩水玩。大顶见了便也晃动着脚丫子,撩起一片水花来。

“你撩的水花没我大。”影影抖了抖尾巴就掀起了一层浪,浪花打过来,大顶卷在大腿上的裤子立刻沾了水。

大顶努力晃动了几下腿,也没激起影影那样的浪花儿来,最后干脆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游开一小段距离,卯着浑身的劲儿朝着影影推了一个大浪。

“王大顶!”

影影放下椰子跳进水里,朝着大顶游过去,尾巴一抖就掀起一片高浪,将大顶拍进了水里。

“你作弊……”叫嚷声

海面沉寂了片刻,影影心里一慌就想往水里钻,她刚要潜下去就被海水泼了一后背。她慌慌张张地回头,就看见大顶笑嘻嘻地漂在水上朝他招手。

“怎么?怕我死啦。”

影影被说中了心事却又不肯承认,咬了咬下嘴唇,憋了半天挤出了两个字:“没……没有!”

大顶笑嘻嘻地看着她窘迫的样子,推着漂在水上的椰子壳,踩着水游过来,“就剩椰子肉了,留给你吃吧。”

影影看了眼水里晃晃悠悠转着圈儿的椰子,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游到一块礁石边坐了上去。她拍拍边上的位置,示意大顶坐过来。

“你陪我看会儿日落吧。”

影影的声音轻轻的,像是阳光下转瞬即逝的泡沫。

大顶不明所以地坐上去,同她一道沐浴在玫瑰色的晚霞与落日里。

“我一个人在这里看了无数次日落了。”

“太阳无数次升起又无数次落下。一天于我而言短得像一个浪花的靠岸,又长得像一条银河的流淌。”

“我可以自由地在海里徜徉,在海上漂泊,我等待旅人,等待渔夫,等待一艘真正靠岸的船。”

“大顶,”影影呼唤他,“我想坐一次船。”



07
美人鱼干啥要坐船呢?

大顶想不明白。他趁着天边还有些许光亮,砍倒了那棵椰子树,劈了一段做柴,给自己点了个篝火。

他把衣服裤子脱下来,放在火边烘烤,他又从船里翻出一条毛毯来,稍作烘烤之后裹在了身上。

美人鱼只能栖息在海上,他抬头看着坐在礁石上的影影,月光眷顾着她,将她宠成夜色下唯一的一颗珍珠。

大顶坐在火边,听着木柴伴随飞溅的火星发出哔啵作响的声音。海风拂面而来,带来了些许凉意,他紧了紧身上的毛毯,忽然想问问影影冷不冷,但他又觉得此刻出声便是对这片海域的玷污。

他蜷缩在篝火边,枕着海浪声一点一点地睡去,他闭上眼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在海上,在母亲的臂弯里,在人生中最安全的栖居之所。

他半夜觉得腿上有些许流动的凉意,他蹭了蹭腿,翻个身,凉意便停止了片刻。没多会儿就又攀上他的小腿肚,他不得不睁眼醒过来。

他看见影影在摸他的腿。

“你你你你你你你……”大顶裹紧了毛毯,嗖地一下爬行着退开半米远,将腿缩进了毛毯里,“你干嘛!你你你你变态啊你!”

影影委屈巴巴地收回手,“腿。”

“你你你干啥摸我腿呢?小姑娘家家的啊,你是图谋不轨啊,还是另有所图啊。”大顶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攥紧了手里的毯子。

“我……我没近距离见过人类的腿……”

“那你也不能上手摸啊,你说……你说我个大老爷们儿被人摸腿……”

“我……忍不住……”

“那……你你你……你现在回到去睡觉!”大顶思考了片刻下达了命令。

“哦……”

影影委屈巴巴地从沙滩上扭着尾巴爬回去,大顶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嚷了一嗓子问她:“你睡海上冷吗?”

影影回头看他,摇摇头又点点头。她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直到大顶问出这个问题时,她才隐约感到了夜里约莫该是冷的。

大顶想了想,把身上的毯子摘下来,扔给了影影,然后快速地抓过衣服裤子套上,缩在了火堆边。

海浪拍打着礁石,影影盖上了毯子,她捏起一边闻了闻,咸咸的海腥味和烟草味汗水味夹杂着扑面而来,她被冲得皱了皱眉头,却又有些满意地又嗅了嗅上面的味道。

人间的味道。



08
影影醒来的时候几乎是被吓醒的,她下意识地掀了一尾巴,于是大顶连带着他的木筏一起被翻进了海里。

“怎……怎么地呢?”大顶从海里呛了口水冒出来。

“你摸我尾巴!”影影脸通红。

“那你昨天晚上还摸我腿呢!”大顶理直气壮。

“反正不能!就是不能!”影影脸通红地跳进海里,只露一双眼睛在水面上。

“不就是一鱼尾巴嘛……”大顶撇撇嘴,爬上自己的小木筏,“我拿剩下的料子给你做了个小木筏,留给你玩。”

影影摇摇头,“我不要船。”

“你不是说想坐船吗?我这不就给你做了一艘。”大顶颇为满意地晃一晃自己的小木筏。

“我说的不是这个……”影影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咬住了嘴唇。

“那是啥船?有三根桅杆的大渔船?还是航海用的大船?”

影影摇摇头,只一个劲儿地说不是,她抬起头问大顶是不是修好了船,大顶点点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来:“我从小就跟船在一起,这么个小船在我这儿压根儿不算事儿。”

影影点点头说好,“那你走吧。”

她说完就看向了远方,太阳早已高高升起,海面上波光粼粼的一片,没有尽头。

大顶“哦”了一声,把小木筏划回去,挤在了岸边。他把自己的和平号推进海里,登上它,他站在上面看向泡在海里的影影,他忽然觉得自己离她好远好远,远得仿佛她只是一个幻影,一个阳光下就会破碎的泡沫。

他张开嘴却觉得嗓子干干的发不出声音,徐徐的海风吹进来,让他愈发失声。他努力了一下,有些尴尬而又局促地“哎——”了一声。

“那个……那我走啦。”

影影没有回头看他,只是用沉默的背影来回应他。她忽然猛地从水里跃出来,扎进了海里,激起一片浪花后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海面一如既往地平静,仿佛影影不曾存在过。

大顶回头看了看那艘摇摇晃晃的小木筏和光秃秃只剩下一棵椰子树的小岛,抹了把脸,启航了。

评论 ( 28 )
热度 ( 123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