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岛

放眼全校,也就只有老白一个人抽烟。

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养成的毛病,总之在高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上,老白对着数学最后一道大题陷入了罕见的长久的沉思,随后便举手示意去了厕所。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身淡淡的烟味,一口气写完了答案,提前交卷离场。

两天后不仅知道考场里的人认识了老白,全校都认识了他——提前半小时交卷拿满分,半路还能顺带溜出去抽根烟。

更何况出卷老师先前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这次平均分不会过及格线。


“老白,原名白客行,家中排行第二,上有一兄长年轻有为,下有一小妹甜美可人。小学读的是山湖路中心小学,六年级保送进入第四中学,初三直升进入高中部。自幼便是生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同桌聒噪的声音吵的万小岛脑洞嗡嗡直响。周围更是围了一圈听闲书的人眉开眼笑地听着同桌胡扯,还偏偏以女生居多,惹得同桌是越讲越来劲,几乎要站到桌子上去。

“老白虽是牛掰,但到底是冰山一块,成天瘫着脸哪有胖哥我那么平易近人呐。你说是不是啊,小鸟?”

同桌一巴掌拍在小岛背上,小岛咣地一下就掀了桌子。


万小岛一直只把老白当个故事听,却是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能跟他搭上话。一个是理科班新崛起的学神,一个是文科班的无名小卒,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但世事难料。


寒假还没放完,学校就开始急吼吼地上学考试。数学考试铃一响万小岛做完前十道填空和前三道大题后就开始无所事事。实在等得无聊了便举手示意去厕所遛弯。好巧不巧,本应该空荡荡的男厕所里站了一人。

万小岛一看见那一缕从指间冒出的白烟就明白过来这是谁了。

有一丝无声的尴尬。

但当小岛站定后,发现有声音似乎更加尴尬。

“……哟,您这抽烟呐?”

小岛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紧张就带了一口同桌的京片子。

对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回话。

“……诶,您是不是真的不抽烟就不能做题呐?”小岛不死心,想继续逗对方说话。

老白深吸一口,缓缓地吐出一缕白烟,手肘搁在了窗台上,人轻轻地向后仰去,白衬衫领子开着,露出一片好看的肌肤。半晌,他轻声道,“也许吧。”

小岛觉得无趣,哗地拉上拉链,背朝老白摆摆手,“走了。”

“3√2,169,22/3,5367……”

小岛走到门口,后面突然传来几个含糊不清的数字,带着慵懒的尾音和吞吐的烟雾。

回到考场一翻卷子,好像数量跟自己没做的填空题相符。

“这是……什么情况……”

小岛一个愣神间,老白双手插兜目不斜视地从窗外飘过,阴影笼罩下来引得小岛忍不住仰天去看。

“这小子……还真他妈高啊……”


——————————————————

最近脑洞有点多……哪种取向的都有……

就随便写点人设吧,等什么时候高兴了再补充起来吧

脑洞大码字慢也是种病


评论 ( 3 )
热度 ( 3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