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还是会在考试前焦虑,还是会在考试前害怕。

就算我知道考砸过后不再会挨打

顶多是几句心思要放在学习上的告诫

和无数对我成绩的隐约的担忧

还有很多课

但我还是会焦虑

像无数个小时候一样

然而越是焦虑就越是不能静下心来

我不太懂那些敢于不复习就去坦然考试的人

我就算看不进去也会在第二天带上许许多多的笔记和书

来作为坚实而又虚弱的心理安慰

我知道这使我看起来像老派讽刺小说里可笑的主人公

但没办法

我总觉得察言观色是一项后天培养的技能

跟天赋跟性情没有太大关系

被打多了自然就会了

会看着别人的脸色做事

会期待让所有人都满意

你看

依然像一个可悲的小人物

畏畏缩缩地活着

所以我只好把梦种进别的人物里

让他们替我潇洒

替我在想哭时哭想叫时叫

替我做一个真性情的人

我只能躲在黑暗里让另一个世界的另一群人发光

真矫情

大约是孤独了

我要是有我装的那么开心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3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