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岛(二)

万小岛盘腿坐在便利店柜台后面,腿上一边垫了参考书,一边垫了练习册,叼着水笔陷入又一轮的苦思冥想。

妈的那个小白脸真的害死我了。

托白客行的福,那次数学考得出奇的好,成绩一出老师就叫了他去谈话,拉着他的手一口一个“寄予厚望”“保稳求增”,吓得他差点给跪下。但老师笑里藏刀说了半天,其实也就一个意思——这次怎么考出来的我不管,但成绩倒退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想到这些万小岛就觉得头疼,不过幸好店长也从来不介意自己在干兼职时顺带学习,毕竟像自己这样父亲早逝母亲忙于工作自己孤身在外求学的高中生实在是很惹人同情的。况且自己总是负责少有人愿意的夜班,店长也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其实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夜班也很舒坦,出于安全考虑,十二点过后就可以锁门休息,有人按门铃再开就好,不仅工资比旁人略高一点,还可以省去一笔食宿费。

“叮咚——”

“欢迎光临,新款柠檬味甜筒第二个半价~”

懒洋洋的声音从看不见的柜台后面飘出来,这是很受附近大学和公司里那些波涛汹涌的大姐姐喜欢的。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却又时刻与大家保持适当距离的小男孩,笑起来像春日里午后融融的太阳,再加上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蛋和一张文科生必备的嘴,每天都哄的一群女大学生和年轻女职员笑容满面,买上好些东西不说,还时常来揉揉他蓬松的头发略做调戏。

“小朋友要好好读书哦~”

她们指着摊在地上的练习册和卷子说道。


但显然来人不是以往那些加班熬夜的大姐姐,脚下既没有锵锵作响的高跟鞋,也没有方圆五米都能闻到的甜软香气,那人脚步很平稳,却在地面上带出一点因潮湿而发出的声响。

“创口贴在哪里。”

直觉告诉小岛这应该是一个问句,但他半点没听出问句应有的语气,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读一个毫无感情的证明题的条件。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闻起来好像还有一股咸鱼味。

一条读公式的咸鱼……

万小岛想着不禁笑起来,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一道乌亮亮的月牙,他抬头看去,月牙突然僵硬了一下,然后变成了饱满的圆月。

那个前几天还站在厕所一脸抛弃世俗地抽烟的人,现在穿着白色围裙,满身是水地举着湿漉漉的手,隐约还可以看见有红色的液体从指缝间流下来,凝聚在关节处。

禁欲、肉体、血液……

万小岛不安地咽了咽口水,脑子里乱糟糟地闪过一些来不及捕捉到的词汇,一些平常鲜少用的词汇。

“创口贴在哪里。”

万小岛一个机灵,慌乱地站起来说了句“我去拿!”就一纵出了柜台钻进了货架。


我他妈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哆哆嗦嗦地去拿创口贴,又想起来休息室里有急救小药箱,哆哆嗦嗦按错好几次密码才进去,然后哆哆嗦嗦地打开箱子,哆哆嗦嗦地找酒精棉花和红药水,哆哆嗦嗦地打算给白客行包扎,却在夹起酒精棉花的时候停住了。


这时候我应该拉过他的手给他消毒包扎还是怎么的?

我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呢……


小岛犹豫间,白客行直接伸手拿了盒子里的纱布按上止血,然后用牙尖咬着撕开一段,缠在受伤的手指上,撕了胶布略一固定。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带任何停顿。

“……伤口要消毒的……”

“你酒精棉过期了。”

“诶?”

白客行不看他,径自抽了几张纸巾抹去胳膊上血珠蜿蜒而过的痕迹,转身朝垃圾桶走去,纸巾丢入的瞬间感应门应人而开,“叮咚”一响。

“谢谢。”

声音隔着背脊,有些含糊不清。

踏步走出店门,感应门呼地一响关上,险险夹断了两个低沉的音节。

“晚安。”


评论
热度 ( 1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