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

“劫后余生,是我此生听过的,最好的,也是最坏的词。”

“算命的说我命有三劫,生劫,死劫,生死劫。

我熬过了前两个,却没熬过最后一个。”

“同样是马革裹尸,命丧沙场,但十三年前死和十三年后死是不一样的。”

“至始至终,我最最对不起的,都是霓凰。”

“就算我再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是骑着骏马一身银甲的穆王府统帅,可在我心里,她依然是小女孩的模样。”

“你知不知道她穿着盔甲骑在马上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样子,有多让我难过,那看起来就好像她把林殊活进了命里。”

“她当年才十七岁,一副盔甲三十几斤就那样穿在身上,去骑马去打仗去活在刀光剑影里。我知道战场有多什么样,那不是女孩子该生存的地方,也不是女孩子能够承受的地方。可当年她父母身死沙场,那样沉重的担子压在她肩上,她该有多苦多累……若我活着,半点也不会是这样。”

“小时候她总是为我笑,咯咯地笑,笑一整天。可从我回来到现在,我觉得她总是在哭,哭得比过去的二十几年都要多。我知道她一直在极力忍着,我不想她忍,也不想她哭。”

“我已经耽搁了她十三年,我不想再耽搁她一辈子。”

“不过恐怕说什么都没用。”

“这是我此生最最无能为力的事情了。”

“霓凰,我想看看你做新娘子的样子,不管是做谁的新娘,也不管我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我都想看看你霞衣凤冠的样子。”

“霓凰,好好的,别等我了。”

“我会等你的。”

“别忘了。”

“盟里的事情有甄平黎刚管着我很放心,还有十三先生和宫羽相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让飞流跟着蔺晨回琅琊山,告诉他说苏哥哥也有自己的哥哥爹娘,苏哥哥陪他太久现在要去陪他们了,叫他别担心,苏哥哥会等他的。”

“飞流是个好孩子,我的丧事别让他看见,也别让他知道。”

“万一哪天瞒不住了,告诉他,苏哥哥其实很快乐,比以前都快乐,苏哥哥再也不会生病了,再也不用吃药了。”

“还有,苏哥哥很喜欢他,此生有他,我很高兴。”

—————————这是又撸了一遍剧的分割线—————————

其实这些在第一遍还没看完的时候就写好了

但一直没发 总想着完善一下

但是又不知道从何下手

感觉不管怎么看 最最心疼的还是小飞流和霓凰

感觉开头小苏坐在马车里看见霓凰的时候心都要碎了

自己无可奈何为了家仇冤屈被淬炼成梅长苏

而霓凰却因为自己的离开而被迫锻炼成一方统帅

明明走之前她还是个小丫头

回来就成了身负重任的大将

其中多少苦痛

不止自己受了 她也受了

之后小苏大约是更加难过

明明是自己的缺失让她承受太多

她却还在一个劲地自责

简直太叫人心疼

好几次我都想替小苏一把把霓凰拉进怀里

替他摸摸头说抱抱

嗯 这对我是站定了

不管是殊凰还是凰苏

评论
热度 ( 27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