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厨师au】唯美食与爱不可负

脑洞来自便当当和喷火龙两位大大
只是一些小设定 我等着大大们来写正儿八经的文
申明:我是支持美食无国界的 文章部分观点只是设定需要 不代表个人观点
警告:楼诚/台丽/风镜/ooc和bug

1
明家祖上是做苏帮菜出身,原本在苏州宫巷那儿有家叫“明家香”的饭馆,后来产业做大了,就干脆举家搬去了上海,不仅做苏帮菜,还做淮扬菜和西餐。
当年明家跟汪家还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后来汪芙蕖利欲熏心,想要把明家调料的秘方据为己有,顺带吞掉明家的店,愣是下了黑手,用一条没煮熟的河豚毒死了明锐东。
明镜一拍桌,放弃了曾经学做湘菜的理想,撑起了明家半边天。

2
明楼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子,自小又沉浸在“能放糖就放糖不能放糖也要想办法放糖”的苏帮菜和苏式甜点里,本来不应该对西洋甜食有什么想法。
直到阿诚去法国学了西点。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体重直上一百八。
“在明家,我只吃大姐和阿诚放的糖。”

3
原本明镜想着广式茶点应该在上海颇有市场,便把原本在法国学品酒的明台送去香港学粤菜和面点。
而明楼也想得好好的,等明台学了广式茶点,就可以让他和做苏式点心的阿香以及学过西点的阿诚一起,开创一片甜点新天地。
谁料明台在飞机上凭着品酒师的职业本能,一举被王天风拿下,从此走上不归路。
王天风心里盘算地可清楚,明台那根舌头是不可多得的奇才,有他在,必定能将川菜配方完美传承,发扬光大,早日将日料赶出中华大地。

4
明台被拐去军桶厨师专修学院的消息传到明楼耳朵里时,明楼只想用菜刀砍死王天风。
“那个疯子难道不知道明台原本是品酒师吗?!还把他拐去学川菜?!他知不知道那味道光闻着就能把味蕾搞崩溃?!他他妈就是个只会放辣的疯子!”

5
明台在见到王天风之前,以为这世界上只有酸甜苦咸。
明台在认识于曼丽之前,以为这世界上的辣只有麻这一种花样。
后来王天风耐着性子手把手地教会了他什么是麻辣什么是川菜,而于曼丽用一盘剁椒鱼头就为明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6
明镜一翻开报纸就发现明楼回上海偷偷当了个新美食协会食品委员会副主任,当即一怒就冲去找明楼,结果被告知明楼去了汪芙蕖那儿参加什么中日料理协作发展讨论沙龙。
两眼一横,细眉一扬,一双高跟鞋踩得哐哐作响,一身杀气就冲进了会场,一开门就看见了汪家那一张张令人作呕的嘴脸。
火气腾地窜上来,转身对着明楼就是一耳光,汪曼春在边上急的叫出声,明镜一转头又把矛头对准了汪曼春:
“你不过是我弟弟喝过的一锅汤。”
“兴许他运气好还会再想起来喝上一口。”
“但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永远也上不了我们明家的餐桌!”
明镜走之前还没忘打开包,掏出两管印着76号logo的芥末酱拍在桌上。
明镜从小对生鲜类海鲜过敏,还不能吃辣。
“我明镜十七岁接管明家,多少次黑暗料理尝过来的!你以为区区两管芥末我就会怕么!”

7
明家有个小祠堂,里面除了供奉父母牌位,还有一把卷了刃的长刀。
明楼自知有罪,进门便主动跪下,伸出手掌心向上。
明镜也不含糊,一记抽下来。
明楼疼得浑身一抖,却也不敢缩手。
楼下厨房里阿诚正忙的热火朝天,鸡蛋奶油可可粉轮番上阵。
“阿诚哥你大晚上的做什么呐?”
“大少爷被关小祠堂了,做个提拉米苏安慰一下他。”
阿诚冲着阿香眨眨眼睛,又顺手加了一勺糖。

8
梁仲春本来在76号居酒屋干得好好的,没事就偷偷走私一点新鲜海货和热带水果,偶而还做做日式餐具的买卖,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直到后来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个汪曼春,菜做的一般,但特别擅长到处“搜集”各家的独门配方破获各地的地下食堂,整日尽和自己抢风头。
好不容易认识了一个英俊温柔的甜点师阿诚,结果人家只是为了从自己这儿坑点进口原料。
今天的梁仲春心里也很苦。

9
明家三兄弟都是经过正规培训的,刀功一个比一个好,拿手绝活不是把肉片削成纸,就是把豆腐切成丝。
唯有明镜一个人不太会用刀。
倒也不是不会切菜,年轻时明镜也是上海厨师中的佼佼者,只是后来争战商行忙着经营店铺,高难度的刀法逐渐不再利索,以致于后来被汪曼春逼着做松鼠桂鱼时捅了篓子。
不过好在两个弟弟救场救得即时,才不至于让明家丢了脸面。
明楼一怒之下用一瓶王氏疯子辣废了汪曼春的味觉。

10
若要真的认真去想,明楼最喜欢的是阿诚做的布拉格蛋糕*,阿诚最喜欢的是大哥亲手炖的腌笃鲜**,明台最喜欢的自然是于曼丽做的剁椒鱼头。
明镜嘴上说着只要是弟弟做的都喜欢,心里却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吃过的一碗辣到流泪的龙抄手。
王天风叼着棒棒糖,没说话,目光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半晌才道:“很久以前在我快要饿死的时候,有个姑娘给我煮了一碗鸡汤细面。”

END.

*布拉格蛋糕是俄罗斯甜点
**腌笃鲜是苏州的传统汤点,一般有春笋咸肉火腿什么的,绝对是鲜得飞起来

评论 ( 31 )
热度 ( 381 )
  1. 杂食屯粮怪无粮莫方 转载了此文字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