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风镜】如果成功的是明楼的计划

大晚上补作业补出一脑子刀片,不写点出来心里憋得慌。
主风镜,微楼诚。
警告:ooc和bug和刀

明楼死在了76号里,他临死前给阿诚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是好好活着,照顾好大姐和明台。

从76号把明楼接出来的也是阿诚。
一米八的身躯装在盒子里,轻地像一只猫。

按照生前遗愿,明楼被葬在了上海郊区的一个小山岗上,俯瞰下去,就是车水马龙的上海城。
这是阿诚一个人开车在上海郊外找了一整个晚上才找到的地方,他觉得大哥会喜欢。
清清静静的,就他一个人。
谁都不会来烦他。

下葬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没有隆重的葬礼,没有铺天盖地的花圈。
没有络绎不绝的悼唁的友人。

阿诚和明台一边一个搀扶着摇摇欲坠的明镜,三个人静默地站在墓前,除了流泪,再无别的言语。

身后有踩着泥泞草地的脚步声响起,明台回头去看,只见一人撑着黑伞,穿着黑色长袍,缓缓走来。

伞遮住了脸,雨水顺着伞骨滑下来,连成了不断的线,像是脸上的泪。
明台不由喉咙一紧。

那人渐渐走近,面目也分明起来。
那是一张被烈风雕刻过脸。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阿诚。
他想要扑上去迎面揍上一拳来抒恨,却又没能迈出那一步。他下意识地加重了扶着明镜的手,又转而去看明镜和明台的表情。
明台的眼睛湿漉漉的,直直地望着来人,伞斜斜地偏向明镜,有津津的雨水打在了脸上,湿了眉毛,落进了眼睛里。

“老师……”

明镜微微抬头,斜眼看了一眼明台,又转而抬起头去看眼前的人。
熟悉的眉眼,陌生的人。

明台一个健步迈出去,却又被明镜牢牢地拉了回来。
两臂相交,十指相扣。
从小明镜就是这样牵着明台,防止他到处乱跑。

不得不承认,在面对王天风这件事情上,明镜比所有人想的都要冷静的多。

王天风朝前一步,直视着明镜。
阿诚和明台也都望着明镜,等着她开口说第一句话。
明镜低头抹去了泪,深吸一口气,抬起头。

“王成栋……”

明镜的嘴唇在抖,手也在抖。

“王天风。”他低声地纠正她。

明镜顿时喉咙里哽了一下,不得不换口气继续说。

“明楼的事,我都知道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不怪你。但是,”眼里有泪涌出来,夹杂了朦朦的雨,欲落未落,模糊了视线。

“我再不会原谅你。”

话从口出,像是一口积压在胸口憋闷已久的气终于被抒出。一口气轻轻地叹出来,腾起一串白雾。
明镜不再去看他,拉着两个弟弟便走。

“其实,”王天风背对着明镜开了口。
“本来他可以不用死。”
“但他就是舍不得兄弟死。”
“他给你留了句话。”
“说劳烦您一辈子恨他了,最好恨地久一点,下辈子他好加倍地还。”

阿诚和明台闻言回头去看他,又转头去看明镜。

闭上眼,泪水就落了下来,连成一条线,像伞尖上落下的雨。

明镜强迫自己颤抖着深吸一口气,好让带着草腥和雨露的空气能挤入肺里。
然后拉着两人继续往前走。

王天风撑着伞站在雨里。

没回头。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