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超小的短片 算是记梗

中元节,鬼门大开的日子。

蔺晨没在琅琊阁待着,三日前就说有事要出去一趟,没带什么行礼,也没带飞流,悄没声息地留了个条子就跑了出去,害得飞流不开心了好几天,连带着整个琅琊阁也跟着一起折腾。

今夜飞流难得乖巧,也难得高兴。

吃过了晚饭既没跑出去玩,也没有溜去鸽笼边上捣乱,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折纸玩。途中还吃了次甜瓜,但这次没有多吃,也没有把汁水弄得到处都是,吃了一个就擦擦手放下了。到了点,也乖乖地洗澡睡觉,房间里安静地只有烛火在摇。

蔺晨直到快天亮才满身酒味地回来,走过窗边时觉得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低头定睛一看,是一个漂亮的小纸人。

蔺晨摇摇头笑笑,捡起来。走到床边发现飞流蜷成一团睡在上面,被子好好地掖着,枕头下的一角,露出了半个纸人。飞流眉眼低垂,睡意深沉,安静柔和地像一只乖顺的小兔子。

鼻子没由来地一酸。

“死了多好,舒坦,不冷也不疼的。”

“我现在还能吃榛子酥了,其实还挺好吃的。我前两天托梦给景琰让静姨做了好些。”

“你高兴点嘛,我见着我爸妈了,我爸让我问你爸好。我现在也就比我爸小了十来岁,每天看见他我可别扭了。”

“我不是担心你,我就担心飞流。你有什么好让我担心的?”

昨夜的山风湿湿凉凉的,皓月当空,美酒在手,佳人在侧,蔺晨仰天大笑,痛饮一杯。

“是啊,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评论 ( 2 )
热度 ( 7 )
  1. FWJ爱吃的小牛_15822少年有山海 转载了此文字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