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cp】醉酒野兽驯化指北

@云归未归 云云的露水的衍生梗
我就写着玩玩没有售后
大家还是督促云老师更文发糖吧
我感觉两千字里我也没讲啥事儿不知道字数都用哪儿了……




陆石屹回来的时候,脚步漂浮,方向明确,仿佛一个小脑萎缩但大脑依然灵敏的患者。
司机目送他缓慢而又克制地走向自家的大门,冲着指纹锁怼上自己的大拇指,进了门。司机已经给他开了近十年的车,他当然知道陆石屹现在的清醒都是假象,只要没躺到家里,他脑子里就永远有根弦绷着,来操控他最后的清醒。他甚至不用看都知道,在陆石屹把自己扔在沙发上之前,他还会记得把皮鞋脱在玄关,把西装外套搭在沙发靠背上。
陆石屹早就过了那个喝多了会坐在马路牙子上唱半宿“我要从南走到北”和“让我一次爱个够”的年纪了。
高浓度的酒精让他浑身发热,脑子发晕,眼前迷迷糊糊一片,胃里搅得难受,但还不至于吐出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喝吐过了。
上一次抱着马桶吐到昏天黑地,可能还是三十五六岁的时候,那个时候酒量和事业都还在上升期,想要满足更大的野心,就很容易喝过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后来事业上去了,酒量也就上去了,需要他往死里喝的机会也就不那么多了。
陆石屹半踩着拖鞋走到客厅,在看见沙发的那一刻,脑子里的弦终于绷断,一头栽倒在沙发上,陷入酒精浸泡过的梦想。

杨天真从听见开门声过后就开始紧张。
不管和陆石屹之间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她躺在床上的时候都还是会紧张。
可过半天也没听见楼下有人上来,她便忍不住吧嗒吧嗒跑下楼去看。
陆石屹一动不动地瘫在沙发上,杨天真也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如果陆石屹有点什么别的反应,那她还好处理一些,可陆石屹这么平静,倒是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她试探性地,蹑手蹑脚地往前走了两步。

“A1的图纸图框线留多少还用我教你吗!”
原本风平浪静的陆石屹突然带着烦躁的语气爆发出一句话来,吓得杨天真往后跳了一步,一动也不敢动。
凝神静气一分钟,陆石屹依然保持着昏睡的状态,眉头近蹙,印出一个川字。
“陆……陆总?”
杨天真再次试探性地走上前去,陆石屹闭着眼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热。”
“那……那我去给你倒点水。”
陆石屹还是抓着她的手腕,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陆总你得先放开我……”杨天真想要挣脱,却又不敢动手去掰开陆石屹的手,即便面对的是烂醉如泥的陆石屹,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酒精让陆石屹的信号接受有所延迟,他停顿了两秒,松开了手。杨天真赶忙一路小跑着去厨房倒水。
等她端着水回来的时候,陆石屹已经背靠沙发坐在地上了。
酒精使他燥热难耐,也迫使他不得不提高行动力行动力,摆脱捂汗的沙发,亲近地板。
他就着杨天真手喝下大半杯水,清了清嗓子,喉咙里终于舒服了些。
“你听我说。”
陆石屹不由分说地一把拉过她,杨天真一时站不稳,跌坐在地上。
“我来教你,教你画剪力和弯矩图。我跟你说,你听好了。这个这个外伸端和自由端,没有P力就作零点,零点……”
陆石屹手劲大,杨天真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只能坐在地上附和他,听他天花乱坠大着舌头说天书。她虽然听不懂,但也觉得很厉害,她感觉说天书的陆石屹比平时温和有耐心地多。
“集中力处如果有突变,有突变怎么办?你记住啊,左顺右逆画竖线……”
陆石屹手一挥,面前什么都没有,话说多了嗓子里又开始冒烟,便嚷着要喝水。杨天真忙挣脱了他去倒水。
他脑子愈发胀得疼,零零散散的记忆翻腾着就往上涌。
“你就是一个二本学校毕业的,你他妈几斤几两自己没数吗?”
陆石屹抡起胳膊一根手指指向端着温水走过来的杨天真,杨天真不明白这邪火是从哪儿来的,一边扶着杯子喂他喝水一边努力辩解两句:“我大学现在是一本……”
“你三视图升立体都升不明白你以后能干嘛?”手指戳上了脑门,下手却不重,只是轻轻点了点。
“什么……”
“你这个同坡屋顶画出来是想游泳吗?嗯?”手指又戳上了杨天真柔软的脸颊,陆石屹可能是戳过一次还不过瘾,也可能是脑子卡带了,不停地戳着杨天真的脸,问她:“画成这样是要游泳吗?游泳吗?游泳吗……”
杨天真不明白平时挺冷酷挺理性甚至戾气很重的一个人,怎么喝多了就变得这么无理取闹而又莫名其妙。她觉得陆石屹需要去床上睡觉,而不是坐在这儿无理取闹。她跪在地上,有些费劲地抱住半个人已经滑下去的陆石屹,试图把他拖起来,至少先把他拖上沙发。
陆石屹一把抱住了杨天真,把头埋在他怀里,良久低低地吐出一句:“你就是个二本的垃圾,你的设想都是狗屁,你不会有出息的……”声音渐渐放低,尾音消失在了杨天真的怀里,没了动静。
杨天真修长的手指伸进陆石屹的发丝之间,缓慢而又温柔地揉一揉他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背,让他放松下来。
陆石屹已经彻底不省人事,他醒来也不会记得这些,但杨天真下意识地就想这么做。她第一次觉得抱着陆石屹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尽管这个孩子反叛而又带着戾气。
杨天真把他拎上了沙发,找了毯子给他盖上,她知道明天早上醒来的陆石屹又会是那个冷峻的、寡言少语的、有绝对控制欲的陆总,但至少在黎明来临之前,她可以守护着他,任他舔舐伤口蜷缩而眠。
杨天真这样想着靠着沙发坐在了地上,困意忽然上涌,她隐约觉得自己和陆石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是同类,只是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快睡着前她想,如果可以的话,她有点想和陆石屹好好的。

评论 ( 12 )
热度 ( 144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