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cp】薄夏(上)

说来惭愧,这篇本来应该是儿童节发的,但儿童节就写了个开头,想着父亲节再发,但到父亲节也没写完……今天终于在高铁上写完了……
那让我们在父亲节后一个月祝十亿父亲节快乐👏👏👏

写得太没内涵太没中心思想以至于想不出标题系列
大家不要在意标题就随便看看吧……

我觉得剧情进行到这里那么接下来就应该要……

(按云云的建议改了格式,祝大家阅读愉快)

(又坐在家里了 感觉好棒w)




01
陆石屹站在亲子烘培教室的玻璃窗外面,冷着脸不发一语,前台小姐抱着宣传册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却不敢先开口。
陆石屹总能给人这样一种威压。


“我可以进去参观一下吗?”
“啊……您请。”
看陆石屹的架势,前台小姐总觉得他是来寻仇或是收购公司的。


“这课我可以上吗?”
前台小姐正踌躇着该如何开口,被他突然一问,顿时吓得一激灵。
“不好意思,我们这是‘暑期亲子课程’,只面向亲子组合。如果只是您自己的话……”
“她不是也没有父母陪吗?”
说话间陆石屹用下巴点一点前方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
“啊……那个……她情况比较特殊……”
“她没有带父母,我没有带孩子,我觉得我们俩正好可以。”
“可是你们互相之间也不认识……”


陆石屹一把摘了眼镜,一个箭步走到小女孩面前,俯身道:“你好,我叫陆石屹。”
小女孩抬起头,眼睛眨巴了两下,“你好,我叫陈小点。”
“你看,我们现在认识了。”


理直气壮,无法反驳。



02
陆石屹其实也不能算是不擅长和小孩子交流,只是在成为陆石屹之后就没了那份心思。
小孩子多纯真,一双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透得像一汪水。干净得叫他嫉妒,叫他厌烦。况且孩子们总是有为所欲为、任性妄为的权利,这更叫人不痛快。
陆石屹总是见不得别人活得太顺畅。


但他依然想亲近陈小点。
小点给陆石屹一种奇妙而又异样的感觉。他看着她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瞬间的恍惚,让他难以相信这就是自己血脉的延续,这就是那个睡在保温箱里丑得像个小外星人的婴儿。好像就是谈了几个合同,飞来飞去开了几次会的功夫,小外星人就一下子窜到了自己腰间,长得有模有样了。
小点的存在,真切鲜活得不太真实。

陆石屹后来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潜意识里,就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他解开西装的扣子,又向上扯了扯裤管,缓慢而又谨慎地坐在了小点旁边的粉色小椅子上。
陈小点转过来看向他,眼睛水灵灵的,翘起的小嘴和她母亲如出一辙。陆石屹被她看得喉咙发紧,他恍惚间想起陈眉一丝不苟的精致眼妆和红得深沉炽热的唇,两张脸在他脑子里重叠,让这一切显得愈发不真实。


陈小点当然看不见陆石屹那么多的心理活动,她认真地盯着陆石屹,问他:“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陆石屹一愣,他知道自己早晚会遇见这个问题,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陈小点一字一顿地说:“你洗手了吗?”



03
黄油饼干送进烤箱,教室里按耐已久的孩子们顿时上蹿下跳起来,陈小点拉一拉陆石屹的衣角,示意他去教室外的长椅上。
在不喜欢闹腾方面,很有些陆石屹的风范。


陆石屹问她这些课是她自己想上的,还是她妈妈给她报的,陈小点喝着从小背包里掏出来的小牛奶想了一会儿,得出了一个结论:“妈妈给我报的,但我也想上。”她一口气把牛奶盒子吸扁,又补充了一句:“来上课可以和大家一起玩。”
陆石屹点点头,换做是他,他也会选择找一家靠谱的机构,把孩子塞进去,上上课玩一玩,比把孩子留在家虚度时光要有意义地多。


“那一会儿中午呢?”
“佳佳姐姐会带我去吃饭。”陈小点指一指远处的前台小姐。
“你妈妈晚上再来接你?”
“嗯……有时候是妈妈来,有时候是阿姨来。经常是阿姨来。”陈小点一边说话一边讲吸管咬得扁扁的,对着牛奶盒子吹气玩。


陆石屹找不到话茬了,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并排坐着,牛奶盒子一鼓一鼓地,陈小点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陆石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不怕我吗?”
陈小点从和牛奶盒子的斗争中抬起头来,仰脸看着陆石屹:“不怕呀。”
阳光从窗帘缝里透出来,落在陈小点脸上,陆石屹忽然觉得,自己不可救赎的灵魂在这一刻有了些许的光明。



04
自从逼着秘书搞来了陈眉的行程安排,陆石屹就发现自己见缝插针的机会有很多。
陈眉一出差,他就把自己的日程安排推一推挤一挤,凑出那么小半天去看陈小点,有时候是带她去吃饭,有时候是陪她上课。
秘书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陆石屹突然转了性子,想着要去认这个女儿了。其实陆石屹也说不清楚,只是某天半夜躺在床上,他突然觉得自己该有个孩子了,而现成的,就有一个陈小点。


这次陈眉走得很急,苏星宇在泰国拍戏出了事,她几乎连行李都没仔细收拾就直接去了机场。
陆石屹心中一动,立刻叫秘书订了两张迪士尼的VIP票。他相信带着自己基因的陈小点在逃课方面必然是有所天性的。


他迅速和陈小点谋划了一个逃课大计——说是大计,也就是花钱买通了前台小姐向老师请了假,再在保姆把她送去机构后接她出来。计划实施当天早上,陆石屹坐进车里的时候发现后座上多了一个座位,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解释道:“儿童安全座椅。”
陆石屹点点头,心中默默给司机加了奖金。多了个儿童座椅,车内的空间莫名显得有些拥挤起来,陆石屹不适应地搓了搓手,他想到接下来要和陈小点独处一天,便不禁有些紧张。他擅长应付诡谲多变的人心,他擅长在黑暗中搅动风云,陈小点的光明干净叫他无所适从,他能从她身上看见陆鸣的影子。


他讨厌陆鸣。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摆脱了来自陆鸣的耻辱感。
其实说白了,他打心底就从来没有接受过陆鸣。所以他改了名字,换了号码,丢掉了从前的一切,藏在了陆石屹这个躯壳后面。他甚至买下来原来租的房子,不是出于怀念,而是出于自卑,他不想让任何人有机会看见曾经属于陆鸣的那些痕迹和气息。


可如今这个小姑娘就这么裹挟着陆鸣的气息,阳光又灿烂的,旋风一样地朝他跑来。她不需要像陆鸣一样自卑而又胆怯地在上海这座城市里谋生,她生下来就是这里的人了,带着一点被娇惯出来的小骄傲。


陆石屹忽然心中一动,问陈小点:“你的同学们知道你只有妈妈在家吗?”
他存着私心,刻意没说“只有妈妈”。

陈小点摇头晃脑扭来扭去地想了一会儿才说:“知道呀。”
“他们会欺负你吗?”
陈小点有点茫然地看向他,然后没头没尾地接了一句:“但开放日都妈妈都不来看我上课。”
“以后我来看你。”陆石屹抢着说完这一句就立刻后悔了。
陈小点立马笑嘻嘻地回了一句“不可能。”
“为什么?”
“不为什么。”


陆石屹看着她如小狐狸一样笑容,眼睛里闪烁着一丝狡黠,他忽然想起陈眉的眼睛来了,一样地带着小聪明,闪亮亮地看着你。
啧,只怕长大了也是个小妖孽。



05
VIP在手,迪士尼就是畅行无阻。
陆石屹特意叫人穿了休闲款的西装,带了帽子和墨镜,生怕被人认出来。陈小点拉着他东跑西跑,买了气球又买了蓬蓬裙,然后在一大排米老鼠耳朵前停下了脚步。


“想要哪个我给你拿。”陆石屹以为她犹豫着不动是因为够不到。
陈小点指了指上排的一个,陆石屹伸手拿了就要往她头上戴,她摇了摇头:“你戴。”
陆石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


陈小点拉着他的手,不依不饶地要他戴上:“你就戴一下嘛!大家都戴了!”
“不行。”
“你不戴我就跟妈妈告状!我要跟警察叔叔说你拐卖我!”
陆石屹没想到陈小点居然蹬鼻子上脸学会了要挟他,但他又不得不压着火气跟她讲道理。
他蹲下来平视着陈小点,陈小点却一下扑进他怀里,委屈巴巴地小声道:“别人的爸爸都戴了。”
防线瞬间崩溃。
他没有办法拒绝陈小点把他放到爸爸这个位置上来要求他。


戴上米老鼠耳朵的时候,陆石屹恍惚间觉得这个先气后哄的套路有些熟悉,但皱眉一想又不记得在哪儿见过。眉头刚拧上,立马被一只小手给按住了。
“不好,要多笑。”陈小点如是命令道。
陆石屹依然板着脸,却是点点头,他带着陈小点去结账时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彻底被陈小点吃死了。



06
即使是免去了排队,一天玩下来,陈小点也是筋疲力尽。听见广播说夜间有雨烟花表演取消后,她彻底失去前行动力,哼唧着说自己脚痛走不动了。
陆石屹四下张望一下,已经是傍晚时分,大多数人也已经耗光了体力,周围能坐的地方都坐着休息的游人。没办法,他只能一把将她抱起来,陈小点顺势就环住了他的脖子。

陆石屹人高腿长,系在陈小点手腕上的气球,瞬间成了最高的那一个。陈小点先是在他怀里扯着气球玩,后来闹累了,就趴在他肩上,玩他鸭舌帽下钻出来的头发。


陆石屹抱着陈小点有些恍惚,他记得陈小点出生那天,他站在新生儿病房外面看着那个粉色的小肉团,也是有点恍惚。他没料到这个孩子会这么着急地出来,也没想到这个比巴掌大不了太多的小不点能把她妈折腾掉半条命。他给陈眉签手术同意书和病危通知书的时候都在心里骂她是小瘪犊子,可后来听护士说孩子才五斤多一点点的时候,他又觉得小孩也蛮可怜。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把这个小团子抱在臂弯里的样子,又觉得有点想象不出来那个画面。所有温情脉脉父女情深的画面他都想象不太到,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就不是那样的人,他就没什么可参照的样本。


陆石屹以为陈小点已经趴在肩上睡着了的时候,陈小点突然凑在他耳边小声地说要告诉他个秘密。
陈小点声音黏腻腻的:“其实你不给我买东西不带我出来玩我也喜欢你的。”
“妈妈不说但我知道的,你是我爸爸。”
陆石屹站定了没说话。


陈小点从他肩上竖起来,捧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是我爸爸,我知道的。”
陆石屹的目光穿过陈小点看向她身后,陈小点不由扭过身子回头去看,她看见她妈妈拎着包,站在不远处的人群中看着他们俩。


陆石屹喉头动了动,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半个音节。他想起来自己头上还带着米老鼠耳朵,可现在想摘也有点来不及了。


陈小点看看陈眉又看看陆石屹,最后抱住了陆石屹的脖子,怯生生地叫了句“爸爸”。


陆石屹想,不管这次陈眉火气有多高他都得全盘接下了。
毕竟现在他是孩子她爸了。




我永远喜欢迪士尼!(发自肺腑的呐喊)

评论 ( 55 )
热度 ( 238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