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衣cp】归沙(二)

陈佳影×黄依依
最近写起来就……很没感觉
或者感觉很不对
我好想简述过程直接写大结局啊



“上帝赐予我夜的眼睛/星星的心/直到/我看见了太阳”

黄依依遇见陈佳影,是在出院后的第二个星期。

徐院长体恤她大病初愈,也不急着找她,黄依依便乐得自在,一连几日都在宿舍睡到晌午才起身,又每日差遣了小查去替自己打午饭,不到傍晚几乎不会出门。

难得有一天自己主动去食堂,便遇上了陈佳影。

黄依依只远远地见过陈佳影一次,她当然不认得陈佳影的脸,但在食堂远远一望,她就知道坐在窗口的是陈佳影了。

她回来第二天就知道她叫陈佳影了,街坊四邻的都在议论她,他们叫她陈老师——既不是领导,也不是研究员。陈老师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生活规律,接人待物平易近人,除了衣着打扮颇为资本主以外,几乎无可挑剔。

但也恰是这种无可挑剔,成为了最大的挑剔。


黄依依站在队伍里不住地回头望,那张被蓝天勾勒出的侧脸令人着迷,她生怕哪个不长眼的或是想吃天鹅肉的坐在了陈佳影对面,占了她想要的位置。

“哟,功臣身体好啦。来,这番茄炒蛋多来点蛋。”

黄依依当然不在乎这番茄炒蛋里多的是什么,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陈佳影面前,主动伸手道:“你好,我叫黄依依。”

陈佳影抬起头来看她,礼貌性地笑了笑,指尖虚虚地一握又转瞬松开:“你好,我是陈佳影。我听说过你,是你破译了光密。”

提到光密黄依依只是低头笑一笑,坐在了陈佳影对面,岔开话题道:“我听说你会读心术。”

陈佳影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我那是专业,我是行为痕迹分析学的专家。”

“行为痕迹分析?根据我的行为然后分析我?”

“也可以这么说。”

“那你……”筷子在番茄和炒蛋之间戳了几下,黄依依忽然心中一动,“你能知道我下一块吃的是蛋还是番茄吗?”

陈佳影不禁捂嘴笑了起来,笑得时候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我要是这都能看出来,我就是神仙。”她平息一下情绪继续道:“但我能看出来你跟食堂的师傅关系还不错,而且你接下来应该每天都会来吃饭了。”

黄依依愣了愣,反问佳影为什么。

“这么晚来还那么多蛋呢。”陈佳影用目光点了点黄依依的饭盒,黄依依顺势低头去看时,陈佳影又指了指她身后,“而且徐院长想找你。”

黄依依一回头,斜后方那一桌上的徐院长就笑着冲她招招手,示意她有话要说。再回过头时,桌子对面空荡荡的,连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

黄依依怅然若失地想,早知道,就先把番茄炒蛋分给她了。


“大姐,我想好了,我不走了。”

黄依依说话的时候徐院长正背对着她替她倒茶,手上一顿,热水便倒在了桌子上。徐院长回过头去看她:“你说什么?”

“我不走了,留在这儿。”

热水缓慢爬行着,蜿蜒着留到桌边,却被抹布一把盖住。徐院长眉开眼笑地端着茶做到黄依依身边:“决定了?不走了?留下来继续为701做贡献?”

热气升腾起来,冲散了黄依依的视线,她拢一拢头发,声音低低的:“我已经是701的一棵树了。”

徐院长朗声笑起来,连道了几声好,又一个劲儿地把茶杯往她面前推,她激动地站起来转了几圈,自言自语道:“留下来好啊……留下来好!陈二湖同志年纪也大了,上头正想安排人接替他的工作,你要留下来那肯定就是你了……昨儿个还收到了通知,说又有了两部中级密码需要破译,正好你牵头……”她一拍手,又坐回黄依依身边,“安副院长过完暑假也就回来了,到时候你若是……”

“没有了,谢谢大姐。”黄依依出言打断了她,“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来上班。”

“欸,好,等文件正式下来了,我再给你把办公室换了,老陈的办公室大,也敞亮。”

“不用了大姐,我就维持现状就行。”

纤弱的一双手抓上了徐院长的衣袖,徐院长刚想告诉她升了官不换个大办公室那哪行,却看见空中落下一滴悄无声息的泪。

“我现在这样挺好的,真的,真的挺好的。”

徐院长张口想说些什么,黄依依却靠上了她的肩头,一点声音也没有。徐院长知道,她一定是哭了,她曾经见过黄依依发烧时在昏睡中不停流泪,几乎是抓到谁的胳膊便不放手,毫无血色的嘴唇一声声地唤着安在天。

哭一哭也好,徐院长是这么想的。她不懂黄依依的爱恨情仇,所以开解不了她,但她懂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内心,所以她愿意包容着小小的、亲昵的任性。

徐院长从桌上拿了纸巾想要安慰她时,黄依依已经自己擦了眼泪,从她肩膀上竖了起来,她恳切道:“大姐,我真的谢谢你。”

徐院长不禁笑了,她伸手替黄依依拢一拢散落的头发,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谢我做什么,你是701的功臣,是国家的功臣,也是国家的希望,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

走到门口时,黄依依突然回了头:“大姐,我想问一下陈佳影,她也是研究员吗?”

“她呀,”徐大姐想了想又摇摇头,“组织上特派来的,具体工作也不归我管,有特别行动小组负责她,目前她在给一些同志上课。”

“你可以跟她聊聊,她讲的那些理论分析对你破译可能有帮助,你们之前不也得分析斯金斯嘛。”

黄依依点点头没说话。


她走出办公楼的时候有鸽子从空中飞过,她知道那是江南的鸽子。

鸽子的寿命很长,它可以为701服务十几年,黄依依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运气,能在701停留十几年。她向来不是安分的,从广东到美国再到哈尔滨,之后又到苏联到北京,最后到了701。可四处迁移也让她疲惫,她有一种预感,自己会在701走向最后,至少是职业光辉的最后。

或许等到她老了,脑子不再灵敏,体力不再充沛,破译不了密码了,她会向组织提出申请,离开这片荒漠,去到另一个地方。又或许有一天701会就地解散,成为一个风沙里的传说,她带着隐密的荣光拖着箱子又回到数研所去。

鸽子在空中盘旋了几圈,落到了江南的手上,江南抚摸着鸽子,冲着黄依依直笑。

黄依依也对着他笑了一下,然后就看见了江南身后走过来的人。

评论 ( 11 )
热度 ( 73 )
  1. 紫幻少年有山海 转载了此文字
    少年有山海: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