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衣cp】归沙(六)

我好困😪
想为这章写个小作文说明一下

总感觉自己笔力不行,重点表现在写不明白心里想的或者写出来不能让人看明白,不然也就不会有想写小作文的冲动了。




“河/从我身上/流淌而过/然后我醒来/说/爱”


陈佳影不明白黄依依为什么突然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她。她想来想去,也没能明白这其中的转变因何而来。

所以她选择去守株待兔地喂松鼠,她知道黄依依一定会到这里来,至少会从附近进过。

“黄依依——”

陈佳影出言叫住那个假做步履匆匆的身影。黄依依知道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你最近怎么了?”

黄依依低着头,好半天才小声道:“你骗我。”

“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陈佳影不明所以。

“你跟安在天一样,你们都是……”黄依依原本说得激动,又忽然收了声,含着泪很小声地吐出那两个字,“特工,你们都是特工。”

陈佳影暗暗松了口气,她原以为黄依依给她安了什么别的帽子,或者发现了什么别的事情。她笑一笑,反问黄依依:“安副院长是不是特工我不知道,但你为什么说我是特工?”

“我那天去你办公室找你,你不在,然后我看见了好多份你的身份函件,那上面你不叫‘陈佳影’,也不是老师,你有很多个名字很多个身份。”

“就凭这个?”

“我看见你们开会了。你们在看录像,偷拍的录像,你在分析画面里的那些外国人。”

“黄依依,过慧依折。”陈佳影将手背到身后,眺望远方,“而且你应该受过保密教育,知道偷窥是什么后果,也知道有些事情永远都不能说出来。”

“况且……”一双手从背后放下来,陈佳影转过身对上黄依依的目光,“我只是利用我的特长,为国家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我充其量只是个有一技之长的普通人。”

“可你还是跟安在天是一类人。你们眼里国家利益至高无上,其他的小情小爱都是可以抛诸脑后可有可无的东西,所以你才会弄丢莎士比亚的下册小雨才会迟迟没有入土为安!”

陈佳影不明白小雨是谁,她隐约知道一点黄依依和安在天的往事,却只能看着她悲愤地跑开,连出言叫住她的理由都没有。


情绪起起落落,爱恨却始终如一。

道歉的敲门声还没过夜就已然响起。陈佳影去开门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是黄依依,但她没有立刻放她进来,只是站在门口看着她。

“佳影……姐,白天的事……是我太激动了,我不应该那么说你和王先生。”黄依依低着头,进行着人生中难得的登门致歉。她依然是伤心的,却又舍不得和陈佳影就此了断。

陈佳影投下的影子笼罩着她。黄依依看向她的时候,她像是站在光里。

“我没生气。”陈佳影开了口,“你白天也没完全说错,国家利益之于我确实高于一切。”

“但是,”陈佳影咬重了字眼,“我从来不觉得爱情是可有可无的,是不及国家高贵的。恰恰相反,它是我前进时的勇气,是我永远的后盾。”

“黄依依,”她如是说,“我有我的信仰,但我不会是第二个安在天。”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你应该直面你的情感。”

“可我也不想做第二个王先生。”

“是了,我们都会成为我们自己。”

陈佳影让开门,让光洒在黄依依的身上,“进来说吧。”

黄依依看着她,屋内的灯光让她深棕色的眼眸变得透亮,她没有进去,嘴唇颤抖了一下,牙齿碰撞间泄出一句话:“陈佳影,你不该来701的。”

陈佳影笃定地看着她,点点头:“我知道。”

“陈佳影……”黄依依忽然哭了,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她一把勾住陈佳影的脖子,把她从房间里拉出来,将她按在走廊的墙上,微微踮起脚尖亲吻她。

走廊里黑黢黢的,唯一的光从她俩的身旁擦肩而过。

陈佳影伸手抵住了黄依依的肩膀,却没有推开她,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闭上了眼。

是冲动吗?
是寂寞吗?
是怜悯吗?
是共同被孤立的异类间的相互取暖吗?

陈佳影一时间答不上来。

黄依依脱掉了自己的衬衫,又去解她的,领口的扣子没禁住力道崩落下来,就露出了锁骨下的伤痕,黄依依便凑上去亲吻那道细微的疤痕。

炽热的铁块曾在那里留下小小的烙印,陈佳影不可抑制地回想起来那种灵魂都发出啸叫的疼痛,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黄依依便抚摸着她的脊背,用一双水盈盈的眼睛看着她,安抚她。

黄依依还是太小了,战争发生的时候她还是个孩子,她仍可以活在家族的庇佑下,尽管战争贯穿了她的整个童年和少年,她也依然只是战争的见证者而非亲历者。

她亲吻陈佳影,像是亲吻一段战火。

陈佳影伸手抚摸黄依依的躯体,女人对于岁月永远是敏感的。三十岁的躯体依然饱含着年轻和弹性,它们是陈佳影久违的。她品尝黄依依像是品尝一颗饱满的樱桃,她很享受这种对黄依依的挑逗。

食色性也。

战争摧毁了一代人的胃口,时代又压垮了一代人的欲望。
鱼被逼着上岸,但她们活在水里。


她们各自躺在汗津津的躯体里,陈佳影看着黄依依瘦削的脊背,忽然道:“南门瑛,你替我记住一个名字,南门瑛。”

黄依依隔了半晌才闷闷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究竟记住了没。



陈佳影醒过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淡蓝色的空气在房内流动。黄依依带着倦意伸了伸胳膊,翻过身来和陈佳影面对面,她废了好些功夫才从睡意中过渡到略微清醒的状态。她半开着眼看着陈佳影,对她说:“你好像神。”

“神爱世人,我也是世人,所以你也爱我。”黄依依没等陈佳影接话便自顾自往下说,“我从没想过要去爱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爱上了你。”

黄依依彻底清醒过来,睁大眼睛望向陈佳影:“你说这一次,神会眷顾我们吗?”

陈佳影看着她,伸手替她拉一拉被子,将她的肩膀盖住,“天还没大亮,再睡一会吧。”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黄依依执着道。

“我是无神论者。”
“所以?”
“没有谁会眷顾谁。我们都是在命运里随波逐流。”
“如果我偏要逆水行舟呢?”
陈佳影闭上眼仰躺过来,“洪流,人间是洪流。”
黄依依听了便也仰躺过来,看着天花板发呆。

“我想吃鸡汤细面。”陈佳影忽然睁开眼说。

黄依依闭着眼沉默几秒,牛头不对马嘴道:“你说如果我们活在一个和平开明的时代会怎样?”

陈佳影闭着眼笑着翻过身去,“我会爬起来去下我的鸡汤面。”

黄依依便也笑着翻过身去,“你该先去缝你的衬衫扣子,或者换个遮光窗帘。”

第一缕晨曦从窗帘间透进来,爬过书桌,落在地上。

太阳升起来了,世人要醒来了。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