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楼诚】 今宵剩把银釭照

警告:ooc,bug
瓶颈期哭哭
想看评论 想多听大大的教诲

1
早上七点零六,距离明台正常清醒时间还有二十四分钟。
电话铃响,喂,是,您好,哪位。
四十三分钟后,明台准时跳上了开往苏州的火车。在火车上他订好了来火车站接自己的车,目的地是郊区的一个疗养院。

“您好,请问是明楼老先生的家人么?很抱歉地通知您,明老先生近日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恐怕……我们需要您尽快来一趟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窗外有细细的雨飘下来,被飞驰的列车拉成一条条战栗的线,明台用指关节一下一下地敲着白色的窗台,眼神飘忽过近处的雨珠,散落在随着车速分崩离析的一片片稀稀拉拉的绿树上。
烦躁。
烦到心窝里了...

【伪装者/风镜】如果成功的是明楼的计划

大晚上补作业补出一脑子刀片,不写点出来心里憋得慌。
主风镜,微楼诚。
警告:ooc和bug和刀

明楼死在了76号里,他临死前给阿诚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是好好活着,照顾好大姐和明台。

从76号把明楼接出来的也是阿诚。
一米八的身躯装在盒子里,轻地像一只猫。

按照生前遗愿,明楼被葬在了上海郊区的一个小山岗上,俯瞰下去,就是车水马龙的上海城。
这是阿诚一个人开车在上海郊外找了一整个晚上才找到的地方,他觉得大哥会喜欢。
清清静静的,就他一个人。
谁都不会来烦他。

下葬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没有隆重的葬礼,没有铺天盖地的花圈。
没有络绎不绝的悼唁的友人。

阿诚和明台一边一个搀扶着摇摇欲坠的明镜,三个人静默地...

【伪装者/厨师au】唯美食与爱不可负

脑洞来自便当当和喷火龙两位大大
只是一些小设定 我等着大大们来写正儿八经的文
申明:我是支持美食无国界的 文章部分观点只是设定需要 不代表个人观点
警告:楼诚/台丽/风镜/ooc和bug

1
明家祖上是做苏帮菜出身,原本在苏州宫巷那儿有家叫“明家香”的饭馆,后来产业做大了,就干脆举家搬去了上海,不仅做苏帮菜,还做淮扬菜和西餐。
当年明家跟汪家还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后来汪芙蕖利欲熏心,想要把明家调料的秘方据为己有,顺带吞掉明家的店,愣是下了黑手,用一条没煮熟的河豚毒死了明锐东。
明镜一拍桌,放弃了曾经学做湘菜的理想,撑起了明家半边天。

2
明楼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子,自小又沉浸在“能放糖就放糖不能放糖也要...

无限

再拖拖拉拉就要到16年了,感觉是时候把之前没写完的都写写掉了

小段子合集,主姐弟、楼诚,治肾亏,不含糖。

1

“你知道这个计划在保全谁。”

“……明台在我大姐心中什么地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你牺牲他难道就不伤我大姐心了?”

“明台虽是心头肉,可再痛也不过是割块肉。你可就不一样了。”

“何以见得?”

“你是她的剩下半条命。”

“你别告诉我前半条给了你。”

“我们的前半条命,早就都不是自己的了。”

2

明台迁去北京没多久,就买了套小四合院,住进去前第一件事就是造了个小祠堂。

没有大姐的照片可挂,就硬是照着报纸上的照片画了一张挂着,虽然看着总有些不对劲,可也算是...

© 少年有山海 | Powered by LOFTER